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滕义和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从学校到学校,从未出校门的人,一个只会教书的人,一个从教三十多年的教书匠http://datong.smjy.net/list!newsDetail.do?newsId=19399&schoolCode=001245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二三事(转)  

2008-08-03 16:12:45|  分类: 写给家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农民:沉默寡言,老实木讷,因此从我上高中住校开始到上大学,

工作以及以后的出国,在我的印象中和父亲交谈和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多。再加上以前的年轻气盛,几乎很少有时间想起父亲和父亲对我和我们整个家所做的一切。自从三年前自己做了父亲,我才越来越明白父亲对自己深厚的爱,而以前的一些小事也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清晰及以后的出国,在我的印象中和父亲交谈和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多。再加上以前的年轻气盛,几乎很少有时间想起父亲和父亲对我和我们整个家所做的一切。自从三年前自己做了父亲,我才越来越明白父亲对自己深厚的爱,而以前的一些小事也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一 零分

初三的时候有一次参加数学竞赛。监考的老师是一个刚转到我们学校的新老师,我们对他不熟悉,他对我们也不熟悉。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考试的时候都要尽可能把比较难的题目抄下来,以便考试完毕后去认真的分析(这当然是在答完题和考试结束铃响之间完成)。那天当我正在抄题的时候,那个新的监考老师发现了。我告诉他了我为什么要抄题,但他还是认为我在作弊。他让我马上停止考试。我虽然十分气愤,但想到反正已经做晚了,就把试卷放在桌上准备走出考场。也许是因为生气,试卷没有放好而是掉在了地上。他命令我捡起来,我没有而是直接走出了教室。就在我迈出门槛的时候,我可以听见他从地上捡起我的试卷把它撕了个粉碎,并且大声说:“0分”这可是我从未受过的奇耻大辱。要知道,我一直学习很好,在整个学校都是数一数二,何况这发生在我的同班同学面前,我真是气疯了。那天回家一进门,我就爬在床上哭,而且把墙上贴的奖状都撕了粉碎。这时父亲进来了,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哭。吃完晚饭后我就早早睡觉了。第二天当我来到学校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校长来找我,他说他跟那个监考老师了解了情况,认为他是误解了,作为补偿,我不但不得0分而且还得了一个不错的分数,虽然我连试卷也没有。回家后母亲才告诉我父亲昨天到学校去了。要知道,在我上学的那个年代,农村很少有父母关心子女的学习,更不要提到学校去找老师了。另外,当时我上的那个乡初中离我们家骑自行车要三四十分钟,何况放学后很难找到老师。现在想起来真实十分地感谢父亲,他不仅保全了儿子那一点点的自尊心,而且表示了对儿子的充分信任和支持。

(二)饭钱

上高中后,因为学校在县城,而且当时还没有公路可以直接从村子到学校,所以我就变成了住校生,每星期回家一次,回去的主要目的就是带下一个星期的干粮,通常是母亲做的锅盔(一种烙饼,成分是面粉和盐),条件比较好的孩子还带一些咸菜或辣椒。夏天的时候还比较好过,可在冬天又冰又硬的饼实在是对每个人的一种考验,要不是肚子饿,真没有人愿意去吃它。这时候学校食堂里那冒着热气的白馒头实在是十分地诱人。跟父母提过几次后,他们终于用意每个星期给我一点钱和粮票好让我每天可以吃一些热的东西。所以从那以后,我每星期回家就有多了一个目的---拿下一个星期的饭钱。 陕西的冬天比较冷尤其是在普遍缺乏取暖设施的农村,而且天通常都是那种令人心情压抑的灰蒙蒙的颜色。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母亲在厨房里忙着烙锅盔,而父亲则出去找他比较熟悉的人去借钱。眼看着天越来越暗,而且不时的刮着冷风(天气预报说有雪),父亲都快出去两个小时了还回来,那就意味着我的饭钱还没有着落。3点的时候父亲终于回来了,可看着他的样子我就知道是什么结果了。由于要供妹妹和我俩个人上学,父亲几乎早已借遍了认识的人,好在他的信用比较好,有的朋友已经借了两遍。父亲不忍看我失望的样子,就对母亲说:“我拿两只鸡到城里去卖了吧?”母亲没有说话。父亲就带着鸡骑着他那辆从爷爷继承来的自行车走了(家里有一辆新的自行车,父亲给我骑,以免我觉得在同学面前没有面子)。天慢慢地暗了,空气中弥漫着玉米杆燃烧的味道,有零星的雪花开始从天上飘下来。我来到了门外,望着不远出灰蒙蒙的村庄,偶尔可见的灰黄的灯光和远处光秃秃的高原,心里不仅着急起来:“爸爸怎么还不回来?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呢?”回到屋里,母亲已经把烙好的饼切成块装在了我长用的花布包里。就这样从屋里到屋外来回了好几趟,眼看着雪越下越大,我有点等不及了,心里不仅生出一丝莫名的怨气。我骑着自行车还没有走多远,迎面就碰到了父亲。他还是向平时一样没有说什么话(或者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包给我。虽然天气很冷,但那个小包还是带着父亲的体温。几十年过去了,现今出在北美这个最大的城市里,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摩天大楼,不只为什么我似乎有回到了那个灰蒙蒙飘雪的冬日。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